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即將搬家囉。未來文章更新都改在「晶荷花精教育網」發佈!

社長這陣子忙到翻,花精諮詢請email晶荷客服信箱info@crystalherbs.com.tw或私訊臉書「晶荷花精購物網」,有專人為您服務!

Crystal Herbs晶荷花精英國總部大門  


終於,我踏進英國Crystal Herbs花精總部的大門了。

還記得我最初經銷Crystal Herbs時,他們的產品標籤還是自行印製的雙色標籤,賣相不如現在的彩印那麼奪目。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有位身心靈中心的老闆娘找我批貨,一聽到價錢那麼便宜她不太敢相信,常常一大早我還在睡覺時就被她的電話吵醒來問東問西。某次電話她突然劈頭說:「我知道為什麼會那麼便宜了。這是在印度做的!」

我說:「不是吧,他們說是在英國製造,所有產品都是從英國寄出的。」

老闆娘說:「我認識一個人,有超感應能力的,她一握到你們家的瓶身就說這是在印度做的。」語氣如此確鑿,不容質疑。

我心想,不會吧,在印度做又寄到英國再寄來台灣,這樣合算嗎?不過還是答應老闆娘會問個清楚。回頭寫信問Crystal Herbs,他們的回覆也不出所料,是在英國諾福克郡的Diss小鎮製造。

這次我踏進Crystal Herbs位於Diss的總部,真的,照片為證,從頭到尾是Made in UK。

事實上,就在我造訪的前不久,Crystal Herbs才從Diss鎮搬到一個更僻靜的所在。Diss鎮本身已經夠小了,新址還要開車往鄉下再行二十分鐘。

crystalherbs-view2
英國主要是平原地形,四面望去都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剛開始的路上還看得到一些平房,到後來就越來越往難以想像的林地裡鑽進去,有時候要開上崎嶇的石頭路,或泥土路。這時候忽然明白,為什麼我說要搭計程車過去,Crystal Herbs定要派人來火車站接我,因為幾乎看不到計程車呀,就算有,我也懷疑計程車司機找不找得到正確地點。但是其實花精本來就應該在遠離污染喧囂的地方製造,所以,當車子開到越鄉村的地區,我心情越高興。

crystalherbs-view1
終於能一睹Crystal Herbs總部的廬山真面目了。很可愛的紅磚木造屋,據說這裡以前是農舍。四面還是石子路呢。前方就有結實纍纍的幾株蘋果樹,都沒有人去採,任其自然落下回歸大地。

crystal-herbs

進了Crystal Herbs大門,所有員工抬起頭來對我笑著打了招呼。我可以感受到一種氛圍,那是一種慢活、和樂、從容而愉快的氣氛。諸如各位所見,Crystal Herbs不是一間機械生產的大型企業,這是一間手作的小企業,員工都是附近的居民,更精確來說,幾乎都是慈祥的婦女。在我造訪的當天,他們剛好接到一張來自智利的三百公斤大訂單,門口堆了不少大箱子,但她們動作仍然不疾不徐,就好像完全沒有那回事。中午吃飯的時候,也是幾個人就帶著英國式便當——三明治——圍坐在一起吃。在他們的字典裡,沒有加班這回事。
 
Crystal Herbs唯一一位男職員Sam兄,一邊為我泡著英國茶,一邊對我陳述他們是如何致力生產高品質的花精,他們相信所有的生產過程都會為花精注入能量,所以「過程」是很重要的。Sam講著講著,回頭又為其他女士們各自沏了茶,大家邊喝邊享用我從台灣帶來的鳳梨酥。我望著茶水間的架上,各式各樣的茶琳琅滿目,英國人的下午茶文化,在此可見一斑。

在總部內繞了一圈,很快地我證實了Crystal Herbs的所有宣傳文字都是真的。他們的花精是100%純手工製作,包括貼標......

handmade-1  

也包括裝瓶。

從前我常有一個疑問,為什麼Crystal Herbs的花精內容量都裝得那麼滿,標籤上雖寫10ml/25ml,但液體高度經常都到瓶頸頂處,倒出來往往是多於那個數字,我有時還開玩笑地想應該在瓶身上貼個紅標寫「多送10%價格不變」。看來是裝瓶的女士因為沒有儀器輔助,為了怕少裝,寧願多裝,讓消費者賺到了。

handmade-2

曾經看過一位網友說,她試著自製花精,但做出來的效果怎麼就是不如廠商做得好。到Crystal Herbs一訪後,我明白了廠商確實是有些秘訣,他們會用祈禱、感恩與將母酊劑放置於金字塔與神聖符號等方式,再度提昇母酊劑的能量。

接下來的一個下午,我坐下來與Crystal Herbs負責人Catherine和Sam兄暢談花精。

Crystal Herbs的創辦人Shimara Kumara女士是位天生靈視能力者,跟許多靈媒一樣,剛開始被大人訓斥後,經歷一段跌跌撞撞、找不到定位的時期,等長大成熟之後,才懂得重新運用這項天賦。剛開始她受到花精吸引,先從自製貝曲(Bach)花精開始,隨後她收到高靈上師Kuthumi(台灣通常譯為「師父」,是為世界導師)的訊息,開發了更多靈性花精與晶石能量水。後來Shimara Kumara女士的興趣轉向靈氣與授課,便由一路跟隨的Catherine女士接手,持續為Crystal Herbs的產品線更新、擴充與完善化。


因此,若要說Crystal Herbs的花精是透過高靈上師與天使的管道傳下來的,並無不可。我們知道Bach花精固然是對情緒有卓越的提升力,但靈性成長並非只有情緒一個環節,還有理性的信念、脈輪、氣場等,都是可以透過靈性花精或能量花精來提升,這些都是Crystal Herbs的強項。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由得向Catherine問個明白。

這件事正是激發我引進Crystal Herbs關鍵事件,我永遠不會忘記。在我剛開始使用花精的時候,跟許多人一樣,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花精到底有效嗎?是否有科學驗證?畢竟也在研究所受過一些學術訓練,無論如何難以擺脫理性思維,想找到一點科學證據或研究論文什麼的,可惜早期還沒有相關的研究報告。

某天,有位朋友超級興奮地告訴我說他認識一位剛開天眼的靈媒,說要介紹我跟她見面。說實在,我當時極不相信靈媒這回事,但在朋友大力催促下,我還是去跟靈媒見了面,想想見面應該帶個伴手禮,就隨便抓了一瓶Crstal Herbs的大天使拉斐爾花精。我事先沒有告訴任何人這瓶花精是什麼,朋友完全不知道,交給靈媒時,靈媒也完全沒有看到標籤,直接閉眼睛握持來感應。

她說她感覺到天使的能量。我嚇了一跳。

朋友打破沙鍋問到底:「是哪個天使?哪個天使?」

靈媒閉上眼睛,花了不短的一段時間來感應,終於說道:「好像是......拉......斐......爾?」 靈媒自己也不太有信心地張開眼睛,這才仔細看了標籤,好笑的是她看了標籤也不知道自己說的對不對,因為這瓶花精沒貼中文標,她也看不太懂英文。

正當我要驚叫出聲來證實她的感應時,靈媒突然咦了一聲,說她看到另外一幅畫面:這瓶花精有95%是拉斐爾能量,但還有5%是基督能量。

後來我們一直沒搞清楚,為什麼拉斐爾花精裡會有5%是基督能量,不過至少這件事給了我強大的信心,知道這些能量是真實的。

我將這件困惑告訴了Catherine,Catherine倒是一臉老神在在,說:「噢,我一點都不意外這個結果。」看著我震驚的臉,她進一步解釋說:「每當我們完成一批大天使花精,我們就會祈請所有的花精沐浴在基督意識中,這5%的基督能量就是這樣來的。」

我很高興獲得證實,不過Catherine和Sam倒好像這原本就是這樣,不足為奇。

Catherine女士和Sam都是對能量極為敏銳的人,我想他們兩位應該都擁有靈視力。Sam拿了一瓶波斯菊的母酊劑給我,這一瓶似乎是他的最愛,他興高采烈地向我描述這瓶花精的能量有多棒、如何運行之類的,說得歷歷如繪。他要我握住母酊劑感覺能量,然後霎霎大眼、充滿期待地看著我的反應,好像我一定會大喊:「哇塞,這瓶的能量如何如何......」當我跟他解釋我通常要經過片刻靜心才可以感覺到一點東西時,Sam愣了一下好像說:「啥?妳看不見?」

Catherine倒是過來安慰我說,她也不是一直都看得那麼清楚。

好啦,我想我是麻瓜誤闖哈利波特的世界了。

後來我們當然也談了比較務實的生意面。就我從前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要花機票錢飛過去找廠商,肯定是要殺價或要求延付款條件,總之得拿些什麼好康的回來,但在經營Crystal Herbs之前,我早就決定不要遵從傳統的商業思維。這一趟我定位為感恩之旅,純粹是過去了解並表達感謝,畢竟Crystal Herbs長期以來提供的價格已經夠合理,幾乎也不太漲價,已經「足感心」了。

不過,Crystal Herbs裡的人就是這麼好,Sam居然主動提可以讓我們的付款期延長到30天,我說不必,Sam老兄竟提了第二次,形成一種互相把錢推給對方的爆笑局面。事後想想,我十分驚奇,這是我從前為大公司工作時,從來不可能看到的奇景。

這天晚上Catherine和Sam邀我到鎮上晚餐,我因為時差發作,請求回旅館休息。下榻的這間鄉村旅館,牆上掛著幾世紀以前的某個領主之類的肖像,這一帶的旅館和餐廳有許多是十七世紀的驛站,連門鎖都是超古老的款式。

key  

隔天早上享用了一客豐盛至極的傳統英式早餐,再度前往Crystal Herbs。

breakfast
Catherine知道我在台灣有開課計畫,這天她為我單獨上了一天的課,她的靈性層次超乎我的預料,並不是一瓶一瓶教我這是什麼功效、那是什麼作用,雖然這些都是最基礎也必須知道的,但她更強調整體的覺知與療癒,同時向我說了她的故事:

Catherine的母親懷她時,正是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正處在動盪不安的環境中,她從母胎中就受這樣的情緒影響。三歲時她生了一場重病,住院的幾天內,父母親都沒有前往探視,這件事像是一個按鈕,啟動了她「不值得被愛」的信念,這樣的信念一直深深影響著她往後的人生,直到她覺察出來,並耗費了難以計數的功夫來療癒。

現在的她,除了經營Crystal Herbs,閒暇時就蒔花弄草、週週參與冥想團體、有時去看看她高齡九十多的母親。飲食習慣跟我一樣,是個保有一點彈性的蔬食主義者。當我向她提到花精在台灣因為商標權的關係,造成推行上某些困難時,她一點都沒有流露任何嗔、怒、怨、憐等負面情緒,仍然是一派溫婉地說,她知道英國以外的地方仍然有發生這些事情,但是我們只要心無罣礙,維持好情緒,就會吸引美善的經驗到我們的生活中。她並用吸引力法則的觀念進一步解釋說,那些人會互相吸引在一起,但是我們只要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就會吸引到跟我們一樣的人。由此可見她的心靈品質非常高,起碼我認為她是足以當我導師的(我會這樣認為的人不多),但她謙虛地說她那一代的人在靈性道途成長的速度比較慢,我們這一代的人速度快了許多。


她接下來跟我分享了更多關於花精的態度、理念,乃至靈性法則的傳授,這些內容目前用文字還難以表述,我希望能在未來的課堂中,盡其所能地傳遞出去。

cath01

謝謝Catherine,謝謝Sam,謝謝英國每位為我們貼標、裝瓶、包裝的愛之手。我覺得自己有幸成為Crystal Herbs經銷商,實在是非常非常幸福。

, , ,

晶荷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禁止留言
  • 新世紀女巫
  • 呵呵,我找到妳的格了,真高興
  • 謝謝Leela老師大駕光臨。^^

    晶荷Sunny 於 2013/11/16 10:51 回覆

  • liz wu
  • 好棒的總部之旅~~好有能量的地方~好喜歡她們的工作方式~我會繼續支持的花精!!(常購買的路人甲~~)
  • 大感恩!

    晶荷Sunny 於 2013/11/25 22:2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小淨
  • 你好 那請問貝曲花精如果跟急救花精一起食用時 或再搭配其他同系列花精時 要食用多少滴呢? 另外花精有味道嗎? 是只有白蘭地的味道(也就是酒味)嗎?
    精油我是用好一段時日了 但花精確只是曾經聽過但未曾接觸過 怕買了一整套後 又不知從何下手 開使使用......請問要如何正確選擇花精使用 需要先上過課嗎?
  • 不曉得您下載晶荷型錄了嗎?型錄中有使用說明,請點此:http://www.crystalherbs.com.tw/shop/product_info.php?cPath=50&products_id=1256
    貝曲一律2滴,急救花精一律4滴。同時最多不使用超過七種。
    花精只有白蘭地味,沒有香味。
    花精很平易近人,不需要上課也可以使用,推薦閱讀《巴哈花療法,心靈的解藥》與李泓斌醫師的《圖說巴哈花精》。
    巴哈中心的網站也可以下載Bach醫師原始手稿的中文版:http://bachcentre.com/centre/download/healers.htm (請在下拉選單選取「中文」後下載)

    晶荷Sunny 於 2013/12/10 12:38 回覆

  • 小淨
  • 你好 那現在購買三瓶以上花精(含噴霧的花精) 還有再贈送型錄嗎?
    另外 想告訴你 我曾經致電給台北羅斯福路那間店 想請教有關花精的事情
    那小姐竟然跟我說 花精的事情他不知道 他沒喝過花精 要詢問相關的問題
    請網路上直接詢問晶荷 我覺得超傻眼的 那小姐一點說服力都沒 也太不專了吧
  • 有送型錄。
    佛化人生只負責經銷,不提供諮詢服務,如果有諮詢需求歡迎聯絡晶荷客服信箱info@crystalherbs.com.tw。也謝謝您提醒此事,我們會在下一版本的型錄註明「佛化人生不提供諮詢服務」,感恩~

    晶荷Sunny 於 2013/12/12 10:0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蘋果媽
  • Dear Sunny:

    我有個朋友提出了一個問題,
    我想請教你。

    他說,如果經常依賴花精解決情緒問題,
    那花精會不會淪為依賴與安慰劑。

    我個人是認為,
    花精幫助處理的可以分成突發的狀況與長久以來的習氣。
    突發狀況靠花精短暫處理表面的部分,
    長期的習氣則靠治療瓶去慢慢調整。

    依賴(仰仗)花精的過程中,
    其實也能幫助自己對情緒起伏更有覺知。

    不知道妳怎麼看?
    期盼妳的回音。

    Sophie
  • Dear Sophie,

    這個問題我也想過,不過我深入使用的經驗是不會。
    花精沒有成癮性,往往處理一個問題到某天就忘記用了,這就表示不需要了,自然就會停用了。
    要直到下一次情緒困擾時,才會想起可以使用花精。(不過我碰到更多情況是當事人根本忘記可以用花精)。
    也正如妳所說,了解花精後會對情緒更有覺知,能在負面情緒升起的初時就感覺到,立刻知道「我又出現OO情緒了」而及早調整過來,如此更不需要花精了。:)

    「安慰劑」更是不用擔心,現在已經陸續有研究報告用雙盲測試證實了花精的效用確實存在。

    不過倒是有一種情形比較接近您朋友所說的情況:當遇到十分極端的突發情緒時,想起花精可以協助但手邊沒有花精時,確實是有些扼腕。可能像外科醫師沒有手術刀,只能用美工刀那種感覺。XD

    Sunny

    晶荷Sunny 於 2014/01/18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