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曾經是超級聽話的病人。一有微恙就向醫院報到,醫囑一定遵照,醫生開的藥一定乖乖吃完,病好之後,對醫生感激涕零,相信是醫生救了我。是要經過好幾年的體悟,才改變了這個想法。

 

就在考上大學那一年,我莫名其妙咳嗽。不是感冒,就只是乾咳而已。沒有想到,這一咳會大半年醫不好,最嚴重時咳出鮮血。

 

起初我依照原本的習慣,乖乖看醫生,把能看的中西醫都看遍了,凡知道名醫必去報到,該做的檢查全都做就是找不出問題。後來是長庚郭漢斌醫師以一句「呼吸道不好」,開了類固醇鼻劑跟止咳藥水,一個月後慢慢好起來。

 

誰知道,第二年,同樣的咳嗽又出現了。

 

這次我知道郭醫師可以救我,趕緊乖乖跑去報到,回家準時用藥。

 

兩個月後,當我發現身體似乎產生抗藥性,藥物只能把咳嗽壓到不影響生活品質卻始終根治不了時,我開始恐慌了。

 

漸漸墮入黑暗,一再嘗試又一再失敗之後。我不相信世上有任何醫師救得了我。但我依舊很努力,有一次,我卯起勁來到附近的耳鼻喉診所看病,醫師開了一堆花花綠綠的藥丸給我,我拚命地吃,拚命地吃

 

兩個月後,藥師看到我又去領藥,他嚇了一跳,大叫:「怎麼又是妳?」

 

我說:「就咳嗽還沒好。」

 

藥師伸手指住我的上腹部,一臉驚恐地說:「妳的肝......會壞掉!」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不能再用藥物毒害自己的身體了,儘管那是醫生開的藥。醫生開藥時只想到我的咳嗽,可沒想到我的肝。

 

就這樣,每年我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咳嗽,時好時壞,反反覆覆,直到第八年,咳嗽才真正離我遠去。我現在仍不確定究竟是什麼醫好我,我只記得大約在第七年時我轉向基礎調養與靈性治療:轉換環境、調整作息、靈氣治療、擴大療癒法。我相信是這些加在一起,加上我積極尋求治癒的意志,讓它好了起來。

 

為什麼會咳嗽?到現在仍然是一個謎。

 

不過,咳嗽促使我展開身心靈健康的探索之旅,後來,我慢慢更理解身體的語言了,之後發生的一場皮膚病是臨門一腳,真正把我教會。

 

那場皮膚病來得奇怪,就在我辭掉原本的日間工作,正要朝向全職經營自己喜愛的花精發展時,腿上莫名起了紅斑,幾個月後,紅斑潰瘍,就在瘡口快要癒合時,竟爆發全身性紅疹。腿上潰瘍和全身紅疹是不同的皮膚病,竟接連爆發,讓我不由得正視。

 

中醫師似是不覺得有何值得驚怪之處,用句「氣候轉變」簡略帶過。用藥無效。

 

西醫更是差點害我的病變本加厲。第一個醫師說好像是疥癬,要我去泡溫泉,第二位說是全身過敏,叫我千萬不可泡溫泉,要打類固醇針,直到第三位才確診是玫瑰糠疹,此疹絕對不宜打類固醇,會變本加厲出處。每一位醫生的醫囑都剛好抵觸前一位的。

 

幸好,我自己做了很多功課,再也不是從前那個聽話的病人了。我知道西醫對疹子通常只有類固醇跟抗組織胺,都只是表面壓制症狀,實際可能加重病根。所幸如此,我才沒有去打類固醇針。玫瑰糠疹會自癒,慢慢等,果真好了起來。

 

這兩段皮膚病綿延了應有八九個月,原因不明,藥物不治,只能靠心靈功夫,用荊豆和甜栗花精處理憂鬱苦惱。此時的我已經知道疾病跟心靈必有關聯,我不斷自問,我有哪些情緒或念相走錯了?

 

剛開始一切極為模糊,我真的不懂為何會犯上這種病,後來才隱隱約約感覺到,在我發病之前的幾個月,是處於一種希望離群索居的狀態。我希望能在家專心做自己愛做的事,不要面對外面的人事鬥爭,會是錯在這裡嗎?

 

這是我思索的起點。查了《創造生命的奇蹟》一書,此書列出疾病可能的心靈因素,皮膚是接觸外界的器官,推測是我與外界的互動出了問題,但我仍不確定具體的錯誤在哪裡。反正病好了,就不理了。

 

誰知,不到一年,復發了。一模一樣的紅斑在腿部另一個地方浮起,我嚇壞了。趕緊想想,最近有哪些念相走偏了?

 

好一陣子想不出來,直到一位朋友提醒我:「上次發病是妳辭職創業,這次是你老公辭職創業。」

 

這似乎值得思索的一個點,但事情的全貌要在我跟父親的一席對談之後,才徹底撥雲見日。

 

父親縱橫商場數十年,曾經大起,曾經大落,官司訴訟也沒少。當時他正遭人陷害,義憤填膺地對我說:「這世界上就算你不害人,也會有人來害妳!」似乎為了要我相信,繼續說:「妳剛開始做花精的時候,不是有人檢舉妳什麼東西,害妳被罰好幾萬,記得嗎?妳看,世界上壞人這麼多!」

 

我腦袋噹的一聲,突然明白了什麼。

 

可不是嗎?這就是我從小接受的觀念。就算妳不害人,別人會來害妳。不要太招搖,生意不要做太大,與人往來務必保持界線,這個世界壞人好多。

 

所以我想躲起來,我想不被注意到,我想離這個社會遠遠的,才不會被害。這個世界好、危、險!

 

兩度病發,都是我或先生的事業要擴張的時候,我怕,我的皮膚也代我害怕。

 

現在,我懂了。這個接觸器官在告訴我,我與外界接觸時懷有太多恐懼。

 

接下來三週,我用肯定語協助自己轉念:這個世界是友善而安全的。

 

起床唸,走路唸,開車唸,睡前唸。唸到自己真心相信為止。

 

那即將浮現的紅斑,緩慢但可見地消了下去。我知道自己安全了,只要我能維持這樣的心靈狀態,它不會再復發。

 

至今,它的確沒再復發過。而我也漸漸學會與人接觸,甚至喜歡上交朋友了。

 

謝謝你,皮膚病,教會我這麼重要的一課。

 

p.s. 當然,我的意思不是每個皮膚病的人都有跟我一樣的念相。皮膚病有許多種變異,反映的念相也有許多種,書上引導只是大方向,具體還是只能自己體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晶荷花精:社長的筆記

晶荷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