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蓮  

婦女病是近期我探索的重點,原因無它,因為自己就有。所謂久病成良醫(苦笑)。這篇文章附一張瑪麗蓮夢露的照片,因為我覺得夢露是最典型的女人了。

 

談到婦女病,我們不得不回溯從女孩跨入女人的第一步。妳的初潮何時來?順嗎?痛嗎?這是很重要的心靈線索,它訴說著妳對於身為女人是否感到歡喜自在。

 

據說現在的小孩初潮越來越早,在我那個年代(我是所謂的80後),班上最早來初潮的女生是發生在五年級。當時她痛到癱坐在地上狂踢腿、哭嚎,這副景象嚇壞我了。我的初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全班最晚報到的,在升高中那一年才來,足十六歲有餘。之後隔了半年才來第二次,之後也從來沒準過,而且間隔特別長,通常在45-60天徘徊。

 

我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根本憎恨身為女人。我覺得當女人很不便,月經很不舒服,生產哺乳很痛,先天體能不如男人,社會地位比較低落,書念得越高反而越難擇偶,還要忍受老公外遇(對不起我以前有這種性別刻板印象,是我的原生家庭賦予我的)。當女人有什麼好的?最好月經永遠不要來找我。

 

但是我媽很緊張。為了解決,我試過西醫,西醫只開賀爾蒙,也就是避孕藥,我吃了狂噁心,吃完一個療程也沒改善。這很難稱得上是理想的療法。亂經是內分泌失衡,依靠藥物由外部補充賀爾蒙,也許表面症狀改善了(月經來了),實則已證實有致癌性。一旦停藥,病況恐不進反退。

 

後來我媽帶我看中醫,去了據說五代家傳的中醫診所,天天熬藥弄得整間房都是藥味,藥湯難喝無比,喝完還狂腹痛。後來中醫說要幫我加減輕腹痛的藥方,但我拒絕嘗試。內心多少有點希望經期越長越好吧。

 

就這樣亂七八糟結婚生女。說實在,生得出來我覺得是奇蹟。

 

直到最近,我出現了新的婦科症狀。去婦產科做了例行檢查,查不出原因,用「內分泌失調」概括帶過,又是開了賀爾蒙,但這回加上黃體素,據說是因為現代醫學發現單用賀爾蒙會致癌,所以用黃體素抑癌,但這樣的藥方其實更有隱藏風險。想想,當年我去看西醫時,他們還不知道單開賀爾蒙會致癌,導致無數想調經的婦女暴露在致癌風險中,十年後的現在他們知道了,但賀爾蒙加黃體素會產生什麼問題,也許還要再一個十年才會明朗。

 

我選擇不吃藥,我很清楚用這些藥就像把發炎的傷口用沙子蓋住,看不見,並不是它不在,用藥反而需要擔負無法預見的風險。

 

當然我並非提倡所有的病都不吃藥。這次選擇不吃藥原因有三:第一是病況並沒有造成困擾,第二是這兩種藥只能治標不治本,第三是這次的症狀我很清楚原因,因為我依然覺得身為女人很辛苦,生了孩子更辛苦。儘管丈夫溫柔體貼,但子宮在我身上,乳房在我身上,孩子黏我要我,並非丈夫可以代勞。我對這樣的不公平感到憤怒,終於導致症狀浮現。

 

症狀浮現是好事,它讓我得以檢查自己的信念,及早修正它。

 

《創造生命的奇蹟》書中指出,所有生殖系統,包含卵巢、子宮、子宮頸、陰道乃至外陰部這些器官發生問題時,或有月經不順、經前症候群等林林總總婦女問題時,妳可能要檢查自己是否有以下信念:

 

*對於性的羞恥與罪惡感

*相信生殖器官是骯髒的

*對於身為女人的負面信念

*排斥女性特質、不想當女人、討厭女人

*對伴侶感到憤怒

 

 

對疾病與心靈探索越久,就越相信這句話:「看一個人生什麼病,就知道他有什麼心靈議題。」

 

我有位阿姨,丈夫不負責任,她一個人當裁縫含辛茹苦養大四個小孩。在小孩各自獨立成人,她原本可以享福時,還因丈夫變本加厲而不得不離家出走,重新在異鄉自立更生。一生算是被丈夫拖累,為家庭犧牲甚多。她後來得了外陰癌,我並不意外。

 

儘管根深蒂固,為了自療,我必須鬆動自己的錯誤理念。Crystal Herbs的女性花精應該適用,但我當時居然沒想到,而是跟一些朋友談了這件事,也很有幫助。一位好友與我恰恰相反,是從小就覺得當女人很好。她認為女人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大家對女人比較溫柔,凡事動動嘴巴就有男生代勞,在感情中可以享受被追的福利。

 

我試著讓自己接受這些觀念:當女人很好。我喜歡當女人。

 

經過幾週的催眠,嘿,妳相信嗎,我現在真的開始喜歡當女人了。我穿了從前不敢穿的細肩帶洋裝,把自己打扮得像夢露。

 

婦女病在三週後自然消失了。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晶荷花精:社長的筆記

晶荷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