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我大學時候曾經跟國際道家書院的李亨利博士學過幾年的東方命理學。李老師在同學口中是傳奇人物,他有博士榮銜,大家說他一眼就能看透一個人的心性。老學長說,在聯電最輝煌的時期,他是聯電的國師,聯電老董曹x誠給他市值五百萬的股票禮聘,那可是十幾年前呢,據說老董要雇人前還得先請教李老師的意見,李老師因此獲得某商業週刊的大篇幅報導......這是真的,因為我看過那篇報導。

 

但是五百萬對李老師而言不值一哂,因為李老師家產三十億。他會出來教國學,完全是為了志業。

 

那時候我剛好當易經社的社長,跟李老師有密切接觸,他長期免費到社團裡教學,對我還算不錯,但老學長說他對前一任副社長從來不正眼瞧,因為看出副社長陰險。我是不知道到底是否真的如此,但有一件事我倒是永遠記得。

 

是在上百人的人相學營隊中,李老師講課講到一半,當眾丟出一個難題給我。難題是啥我早已忘了,總之是件我做不到的事情,我不敢答應,卻也不敢當眾拒絕老師,臉孔一剎時紅了起來。李老師見狀,笑著跟大家說:「像社長這樣,就叫做『老實人』」。

 

後來我被同學拿「老實人」取笑了一陣子。

 

誰想得到,在這個「老實人」畢業進大企業當歐美業務員後,卻被逼得一天到晚說謊,要不就是主管叫我要這樣跟他說,要不就是被工廠後端拖累。最常見的情況就是當我們允諾客人某月某日交貨,工廠端卻出狀況,我們為了不影響客人對公司的觀感,只好胡謅理由,一下說「材料供應商delay」,一下說「材料不良」,千錯萬錯就不是自己公司的錯。

 

有一次,材料供應商發生火災,從此這個理由也被我們拿來廣泛運用。

 

到後來,每次要撒謊時,還要重新翻email回顧之前說過什麼樣的謊,以免產生漏洞。

 

我跟鄰座同事每次要說謊卻再也編不出好理由時,就會推對方的背一記,說:「幫我想一想。」另一個人就會充當智囊團。諷刺的是,我這個「老實人」編藉口的能力很好,常常被同事叫做點子王。

 

我厭倦了這種生活。午夜夢迴時,我看見自己變髒了,愧對於良心。我腦海裡越來越大聲地問自己:「做生意可不可以不說謊?」

 

而且,說謊還不是我當時唯一的痛苦。

 

「老闆」相信是許多職場人心中的痛。老闆叫你做這個,你明明不苟同、不願意,卻不敢表達,那種憤怒壓抑在心裡,表面只能唯唯諾諾。

 

也是那些在職場的日子裡,讓我發現自己不適合當雇員,因為我太有自己的意見,老闆的作法我常常不認同,氣不過又反抗不過,只得把憤怒的話都往肚裡吞,表面上說對對對,心裡想著錯錯錯。

 

難怪,我那些年經常喉嚨痛。

 

喉嚨是發聲的管道。不能如實地說真話,自然就痛。

 

在《創造生命的奇蹟》書中寫:喉嚨問題表示無法為自己發聲、忍氣吞聲、創造力被扼殺與拒絕改變。

 

到了某個臨界點,我決定我再也不要說謊了。我再也不要過那種說話前還要先回顧自己以前說過的謊話的日子,我要覺得自己是清白正直的。儘管當時在公司還是會被命令說謊,但是我在可能的範圍內儘量減少,而在花精這個我能自己作主的事業(花精是我當時的副業),我絕不說謊。

 

又過了幾年後的另一個臨界點,我決定辭職轉以花精謀生,當自己百分之百的老闆。再也不必說謊或隱藏對老闆的憤怒了。

 

從那時起,我喉嚨很少痛了。

 

現在,就算偶爾喉嚨有點怪怪的,我也懂得及早處理。我最常發生的情況是覺得某人很笨,但沒有罵出口,此時使用「山毛櫸花精」減少批判性。有時候對某些人的作法不苟同,礙於輩份不敢表達,就使用「矢車菊花精」或Zephorium靈魂瓊漿的藍瓶,藍瓶肯定語「我以勇氣和正直,說真話」,每天這樣念,讓我漸漸有了表達自己真實意見的勇氣。最難的地方就是弄清楚哪些時候該自行抒解、哪些時候該勇敢表達,這就需要智慧了。

 

而今回首,時光荏苒,李老師的徒弟黃友輔現在已成為電視上當紅的命理老師,李老師獲得國家表揚薪傳獎,受臺灣大學禮聘講授國學,台大還特別以李老師之名設立「亨利國學講堂」。

 

我很久沒有見到李老師了,但我會謹記老師對我面相的評論,永遠做個「老實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晶荷花精:社長的筆記

晶荷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